蕭芳芳、任達華、張曼玉和謝霆鋒,與美術指導的火花互動

【網上專訪分享】

原題:香港電影美術學會前會長雷楚雄:「火花互動的精采演員:蕭芳芳、任達華、張曼玉和謝霆鋒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世人認為:真醜,便是假;假美,才算是真。

四位名演員,如何美得真材實料?

有兩種美:現實生活中的美和電影作品上的美,屏幕上的東西才不在於仿製真實,而是製造美麗錯覺!

想到「三八」的樂趣,殊途同歸:和老朋友「講是非」的時候,一切視為真相,誰管和事實不符,哈哈哈過後,俱付笑談中。

我和雷楚雄相識二十多年,有很多共同朋友,每次見面,搭對「三八」線,開心至死。

Bill (他的洋名) 是香港電影美術學會 (Hong Kong Film Arts Association) 的前會長,受尊敬的前輩,為人誠懇、溫文風趣。1978年至82年,在英國 Berkshire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 唸電影及電視美術設計,畢業後,在BBC (英國廣播)工作,但是,媽媽在家中暈倒,Bill回港照顧她,之後進了RTHK (香港電台),跟著轉去ICAC (廉政公署)拍片,因水土不服,Bill又回去 RTHK,做節目主任。

當年,是香港電影的火紅薩日朗,名導演林德祿是Bill在ICAC的前同僚,在1988年拍一部電影叫《應召女郎1988》,他邀請Bill擔任美術指導,雷楚雄鼓起勇氣,正式投身電影。

Bill在業內超過三十年,2004年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「最佳美術指導」,曾在香港和內地工作多年。

我問Bill:「你算是香港第一代的美指?」他笑道:「不算,張叔平奚仲文等才是,我八十年代尾才入行,算是第三代吧!第一、二代多是偶然入行,其後才有我這些學院派加入。」

我好奇:「作為美指,你遇過『優良互動』的演員?」美術指導 (Art Director) 和他的上司美術總監(Production Designer),在一部電影中非常重要,他們負責場景、道具的設計和製作,配合服飾、髮型、化妝的整體效果,和燈光、攝影、特效的互動,設計出整部電影的視覺風格。雷楚雄最初是美指,接踵為美監。

Bill想想:「我最欣賞蕭芳芳、任達華、張曼玉、謝霆鋒,一言蔽之,有智慧、認真、專業。對於美術安排,他們非照單全收,而是有商有量,自己做好功課。」

我同意:「他們都是公認的好演員!」Bill補充:「好演員是指他們的演技,我反而稱讚他們對美指的『增值』幫忙。被動的演員到場拍攝交差,對其它未必關心。」我點頭:「對,有兩類演員:只關心自己在電影裏好不好看,有些更要求自己帶化妝、髮型,管它和電影配不配合;有些則『闊佬懶理』,就算服裝不連戲,也不知道。」Bill說:「他們有些太計較自己的形象,另外的則欠缺自信,不敢改變。」我說:「前陣子看訪問,有人說『電視一姐汪明荃拍劇時,發覺傢具不對勁,於是叫導演去她的家搬東西來替換』。」Bill說:「如果導演同意,這是很好的互動!」

蕭芳芳,原名蕭亮,香港紅極一時的女星,在五十年代,為了解決家計,六歲便入電影圈,獲獎數十項,今天約七十三歲。她最厲害是在1995年(憑《女人四十》)和1996年(憑《虎度門》),連續兩界獲得金馬獎最佳女主角,成就超凡。

Bill回憶:「大概1996年,蕭芳芳演出《虎度門》,講一個縱橫粵劇界的『文武生』,面對人生的變化,芳芳姐特意跑去大戲後台觀察了十多個晚上,筆錄梨園老倌的生活細節,例如她們穿的衣服很花、戴的墨汁鏡很大、愛配的金器很『搶』。芳芳突然提出:『Bill,可否給我準備一個小茶壼作為道具?原來大老倌需要暖茶護嗓,故此,每人的化妝箱上,都放了一個小茶壼。』她的細微觀察使《虎度門》的場景道具多了質感。」

Bill也喝了一口暖水:「芳芳姐嚴謹,會追查大老倌塗什麼香水?知悉了她們喜歡挑一些味道濃烈,氣派古老的香水,芳芳自己的香水選擇一向清雅,竟然買了這些『攞命』的香水,拍片時噴上身體,引導其他演員投入她的角色。那瓶西班牙香水是她在連卡佛買的。」我讚嘆:「用『一絲不苟』來形容蕭芳芳是最貼切的。在一次活動中見過芳芳姐,那是一個關於『女性自強』的展覽,她老早到場,向大會瞭解詳情,然後認真準備傳媒的訪問。」

Bill歇一會:「第二位我鼓掌的是任達華,他懂得藝術和設計。在1994年,我協助唐基明導演拍攝《雞鴨戀》,由於角色是一個高級男妓,應該穿著名牌服裝,但是電影的預算有限,正在苦思如何解決,Simon (任的洋名) 知悉後提議:『不如這樣:你和我一起去Joyce、Lane Crawford 這些名店買衣服,一半由預算支付,另一半,我自己出資,因為我想出來的效果是最好的!』跟著不用我提醒,他立刻跑去健身房Tom Turks鍛鍊身材,配合舞男的角色。」

我回應:「我認識的任達華,對工作的熱愛,簡直叫人張口,他每天運動、節食,便是要自己有著『一線』男主角的身形。疫情期間,他沒有停下來,飛來飛去工作,一會兒在內地、一會兒在外國。我覺得蕭芳芳像媽咪一樣,照顧大局,而Simon則是一個獨立、專注做好自己的個體。」

Bill駁著:「第三個我喜歡的演員,是唯一的華人可以在柏林和康城影展奪得『影后』的張曼玉,她特別的地方是信任美指、容易遷就我們,只望電影在她的參與下,相得益彰。」我說:「在吃飯的地方見過張曼玉兩次,只要站著,便把全場氣氛攝著,她的氣質是非一般庸脂俗粉可以比擬的。」

Bill同意:「在拍攝《應召女郎1988》的時候,她演一個賣肉賺錢的小明星,有一場戲,她為了要演出真感情,竟然叫我在她入鏡前,狠狠地摑她一巴掌,我只好照做;此外,和張曼玉多次合作,她總會說:『Bill,我對造型的要求,便是所有東西要貼近角色,什麼衣服我都願意穿。』有些裝扮,會顯得她身材不好,Maggie (她的洋名)會說:『只要配合到角色,反映到她的背景,我便ok。』」

Bill想想:「還有兩件事我沒法忘記:有一次拍戲,講到張曼玉和男朋友談婚論嫁,要見家長,和Maggie談及此場服飾,她提議:『這女人會穿粉紅色的衣服。』問她為什麼?她說:『粉紅色代表少女情懷,多壞的女人也想在未來家婆面前,顯得純情一點。』

又有一次,她要扮演一個六十年代的秘書,我找了些當年女性照片給她看,Maggie說:『這些照片都不適合,她們不是模特兒就是明星,眼線既粗又黑;我認為一個小秘書,不會這樣化妝,我記得媽媽以前也不會如此濃妝!』」

我插嘴:「我遇過一位『小鮮肉』男演員,沒有在家讀好劇本,去到現場,靠保姆一句、一句地唸對白給他聽,廣東話叫這些人做『懶到出汁』!」Bill感喟:「有些演員,斤斤計較,他們不知道所謂『蝕底』,其實是一個學習的機會,年輕一輩的演員,最願意為工作而犧牲的是謝霆鋒,是每次都交足功課的『拚命三郎』。

在2007年,我和已故導演陳木勝合作,拍《男兒本色》,有兩場戲把我嚇個半死:第一場戲 ,他要和吳京、伍允龍從十樓高的天台跳落另一座大廈的天台,中間有三層樓的落差,吳和伍都有武術底子,應可勝任,但是霆鋒沒有『吃過夜粥』,卻堅持不用替身親自演出。在另一場戲,他要從巴士跳下來,導演建議用替身,這個勇猛少年當時已很累,但堅持親身上陣!」我聽過很多人稱讚謝霆鋒,說他有責任感,又有義氣。

Bill搭腔:「和演員討論角色造型,我們要考慮演員的外在條件和他的心理狀態,才一起配合。在電影《男兒本色》,謝霆鋒演便衣警察,因為女朋友被炸死了,變得頹廢;要令霆鋒『酷』一點而又符合劇情,於是,我向導演提出把他未婚妻的職業改為fashion designer,那麼,就算她死了,必然留下一大堆她為男朋友買的『型仔』服裝,導演接納,霆鋒這態度開放的演員,接受我的新想法。

在另一個場口,述及霆鋒要性感但不能『肉感』,聰明的他立刻說:『給我一件背心!』果然,穿上後,便達到導演心目中的效果。霆鋒不單有要求,他還會協助美指完成任務,優秀便是這樣。」

雷楚雄說:「拍電影,好玩的地方是『遇強愈強』,碰到上述的演員,會精采萬分,但是踩到一些愛理不理、『死蛇爛鱔』的對手,會吐血身亡的。身為美術指導的我,發覺一個成功的演員,除了演技以外,還擁有一個運動員的鬥志:既然參加了比賽,便要準備充足,以最高狀態取勝!」

如果演員是運動員,導演一定是教練,那麼,美術指導是什麼?一定像和Nike合作,計出精巧運動衣的Riccardo Tisci ——我的偶像!

作者:M Lee

原載:香港文青 面書(版權屬原作者擁有,如有侵權,請通知刪除)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【Donation Support 感謝支持】

本網站及關連社交媒體和學習群組並無任何廣告或機構贊助,純屬個人自由工作者獨力經營,如果文章能夠幫到大家,希望慷慨捐助任何金額的支持,非常感謝!

We need your support!

HK Payme ID: 92304625

     HSBC Payme 支持 (HK$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微信支持 (RMB)

 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